Category Archives: 新闻

(zt)一朝天子一朝逼格(附评论)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81162

(貌似原文在墙外。我打不开。)

(话说,我是笑着看完的。虽然原文有些的地得的瑕疵,但是作者用了不少我爱用的那种大长句,实在是深得我心。)

昨天是我蛤对香港记者发表重要谈话14周年,在占中如火如荼的当下(昨天看国内电视,好像说清场了?)于朋友圈里复盘了当时怒斥记者的文字版还觉得意犹未尽,便哆哆嗦嗦上了油土鳖重温了当时视频(求地址),思绪万千夜不能寐,有些话想说。14年了,这段视频常看常新,每看一遍受益良多,我蛤为何风趣幽默逼格高,窃以为跟其教育背景有关,良好的城市氛围和家庭教育背景使得我蛤从扬州著名的东关中心小学伊始,就「每天在融合东西方文化的唱歌和游戏中度过」,就是在这所小学,我蛤开始接触一生的挚爱——音乐(我觉得好学校才比较重视音乐教育,比如我们人大,小学时候儿受的音乐教育比中学时候儿的靠谱儿多了)。中学六年则就读于当时号称「北有南开中学 南有扬州中学」的扬中(比我跟庆丰上的那事儿逼破中学不知道要高到哪里去了),有趣的是扬州往北100公里出生的周半旗早其20年就在南开读的中学。扬中当时实行的是西式教育,「英国的语法书、美国的三角数学都列入课程」,其英文老师李宗义当时就教授杰斐逊的讲演和林肯1863年的名文——葛底斯堡演说,很多年后我蛤都说「我们那时教的英文程度比现在大学都高」,而先我蛤毕业的朱自清和胡乔木亦充分彰显了该校在传统教育中的厚重(不知道蛤蛤看见语文课本里选的那些文章会怎么想,反正我是觉得,活活儿把朱自清这么一个幽默感满满+对文学有理想抱负的人 歪曲成了一个装文艺的苦逼),在校期间浸淫传统艺术的我蛤甚至为同学篆刻过私章(这个我也干过,哈哈)。大学期间则分别就读于现在的南大和交大机电系(机电系毕业的路过),当时宁沪两城都领一时风气之先,我蛤在这里接受了完整的民国教育。如果你包是直男癌晚期、胡四是暖男的话,那我蛤就是大受姑娘欢迎的文艺向工科男(我也是!我也是!)

再看胡四,扬州往东50公里就是胡读书的泰州中学,当时的泰州还隶属于扬州,现在的说法就是普通的苏北县中,与当时「市里的学校」扬中不可同日而语,官方口径里的胡在大学期间中规中矩,只参加了文工团舞蹈队和入选国庆游行方队。而同期的我蛤在学校被人称为指挥家,人们常常看到「他在钢琴上敲打,附身二胡拉唱(南音既视感),或者为当时抗议的学生高歌猛进做即兴指挥」。47年1月,全国学生抗议美国士兵强暴北京大学女生,我蛤被选派画出巨大的漫画招贴,4月,「他又手提二胡出现在上海学生组织的话剧演出」,抗议美国商人撞死交大学生逃逸。再说庆丰,大时代的悲剧也好,个人的命运也罢,和很多工农兵学员一样,从15岁到22岁在陕北插队的你包几乎未受过系统的教育(我也是……我也是……),而清华大学在文革期间招收推荐的工农兵学员,实行「连队办学」的体制,教师还是「上、管、改」的对象,随队办学。包子入学期间,正赶上「梁效」的两位左棍红人迟群、谢静宜掌管清华,学校正常科研和教学几无法正常开展,这样缺乏完整且正常教育并在三观塑造期间经历文革的人会为带鱼站台也就不奇怪了,环境决定品位,那是后话。

所以谈到逼格,你包前段时间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称托尔斯泰比陀思妥耶夫斯基更能吸引他(我还是特地放狗才知道贵包是谁……)。清谈自己的读书经历和推崇作家逼格就low了,真正有逼格的文艺青年应该如何优雅表达对喜爱作者的仰慕,长者谢邀分分钟叫你包学做人。20年前的94年9月,一位长者独自搭了一架飞机飞到莫斯科,信步来到市中心文化公园附近一座两层木质建筑内,凝神看看那张窄小的书桌,托就是在这张桌上写下了《复活》在内的诸多著作,而托在这里期间许多俄罗斯文学巨擎都来这里做客过,我蛤一眼就阅尽了繁华。

世道变坏是从人们取笑文艺青年开始的(没错儿。特么当初流传什么不要嫁文青时候,我就觉得莫名其妙,文青惹谁了?),以前有人觉得是耸人听闻,仍热衷于对文艺青年的反讽以及文青们的自嘲的狂欢中(问题在于,好多没幽默感的人看不懂文青的自嘲,把别人放在特殊语境中的话断章取义拿出来当事儿说,每每恶心得我七荤八素的),如此对一个拥抱理想主义和自由精神的群体进行污名化成为了一股反装逼的装逼潮流,结果周小平们的登堂入室一下让所有人的感受到了羞辱,自己没有坚持品位的勇气,就等着被这些权力夹裹的文革审美一次次的强奸。我蛤最难能可贵的一点也在于此,在越来越多的人急于表明自己的立场,与文艺青年划清界限的时候,他始终相信人是有更美好,更高尚的追求的,也愿意选择一种更加精致、甚至非常优雅的方式来生活,他从不羞于承认自己的文艺气质,他用西班牙语俄语演讲,用意大利语演唱《我的太阳》,表演京剧捉放曹,用尤克里里弹奏“Alloha,Hawaii”(此处貌似有误,我记得视频里看到的是钢弦吉他,那个要戴指套的,上手难度比尤克里里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他深知威权时代国家领导人对文艺生活的追求会让人民更看重尊严、优雅和审美,我蛤治下的1994年,王菲窦唯留了合影,晓波在与王朔对谈。冯小刚在拍北京人在纽约(还有我爱我家这种公然“讽刺”国家干部在商品经济大潮中收到冲击露出小市民嘴脸的神作,可预见的将来也不可能再出现了),王小波捧着黄金时代走出出版社。顾城举起斧头,红磡余音绕梁。那时文艺不受指点,生活更未消解斗志。人们敢为信仰而死,民族歌手才是大师。

 

btw:好像最近有有人提起华莱士的事儿来了。纵观蛤蛤以后的各位,别说谈笑风生,你们丫敢不敢接这种硬碰硬的采访都是事儿。就拿今上来说,人家还没问两句呢,保不齐老丫挺的就火儿了,然后就开始:“你们还想怎么样!”云云。我倒不是看今上有多不顺眼,关键是帝都车票这回涨价涨得有点儿太离谱儿了,搁儿谁谁也没好脸儿啊!

简评“讨厌日本人吗”那个新闻视频

我也真是闲得蛋疼。不过实在是乐得不行了,昨天看完这个,足足乐了半分多钟……

文件名如下。 听说是优酷土豆什么的审核都过不了。我是内部交流来的。

中国の反日感情について椿原慶子キャスターが取材しました。(14-11-11).mp4

实在找不到的,想办法联系我一下儿,我发给你……

 

补充阅读在此。我觉得新版中文网的好像没有原来的评论那么丰富了。甚至看到很多贵国人在那儿互喷……

http://2chcn.com/html/2014/11/34837.html

 

———————–正文———————

 

0:01

很多人在讨论妹子几分儿……我倒是觉得右上角那个是典型的睾能预警……

0:15

印象中那段时间闹事儿,西安和长沙闹得最凶。西安好像打砸多,长沙自然是抢最出名——充分体现了 湖南人 一部分湖南人的土匪背景。另外,凡是落后地区的游行,好像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拿本国语言骂外国人,就算人家想弄明白你说什么,还得带个翻译——要求能纯属运用两种语言里涉及到直系亲属的各种粗口。

大哥,这太难了。

0:27

不知道的抬头儿,这是西单明珠。不是什么有钱人去的地儿。年轻人比较多。

0:50

暂且不说这孩子一脸屌丝样儿。这特么中文都说不好。问你“为什么”,你回答一个时间。特么抗战时候儿有你了?

1:05

背后软广,哈哈

这个直接拉过去的镜头(明显是后期做的)是不是太偷懒儿了?

1:43

你看,日奴(好吧,你们非要说这词儿有贬义的话,那我也是日奴,行了吧。)都住在这种破房子里。明显是刚装修的老破小区。(咱就不讨论是不是合租的了成吧?)

话说这新闻里出现的人会不会被人肉……

2:03

我严重怀疑这姐们儿是留学回来那种。不光点头哈腰什么的全是11区的范儿,一乐就捂嘴也是。

2:16

看到这儿我才意识到,这家儿人挺有钱的。相机电视什么的不算什么,这手办可不便宜。

2:43

水货无误。说不定都是西单77街买的。

2:48

笔记本目测还是联想。说错了的话还请指正。

3:11

这哥们儿是不是听不懂……一脸囧

3:34

每个游行都有一个长得不怎么样的黑妞儿带头儿,表情动作都如出一辙。只不过当年是个瘦的,现在换成胖的了。

3:45

这段儿我有点儿疑惑。意思是说,反日的教育方针,是蛤蛤钦定的?

4:04

话说在未成年人使用的课本上使用“轮奸孕妇”这种措辞真的大丈夫?我要是“学而思”,肯定先举手问老师,轮奸是什么意思。

4:14

除了单位学校组织的,来这儿的估计只有粪粪和军迷吧。

4:22

在这儿找了个东北娘们儿是故意的么?哈哈

4:36

我觉得人家还是挺客气的。我就是被刁的那个撇嘴的表情戳中了笑点。说什么礼仪之邦,现在看出来谁懂礼貌了吧。呵呵。

4:45

好吧,妹子挺好看的。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