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小说散文

有一次我想到我的一种死法(致敬2灵魂大师)

(这是去年8月写的一篇,刚发现之前好像因为网络抽风,没发出来……)

 

有一次我想到我的一种死法。就是在娘家,想泡方便面,但是找不到碗。在seven one或者eight one,no three no four,保利剧院,人们欢唱。我坚持着爬到厨房,嘴里呻吟,唱着不插电的一两二两它不叫酒。很多人发微信问候我,但是他们没有一个人来看我一眼,因为他们忙,你知道,他们忙,不来看我。门外有人在打电话,你好我这里是快递你们家有人么怎么按门铃没人开门。一个碗橱,另外一个碗橱,桌子上面,灶台下面,翻过来的一个狗。盘子,碟子,煎锅,高脚杯,更高脚的杯,矮脚杯,比四川一个驴还矮的杯。等快递员假借我的名义把快递签收的时候,我已经不行了,听不清他给下一家打电话的内容。其实当时只要有个人过来拿个碗给我,我i就不会错过最佳的抢救时机。就这样我饿死了,在娘家的厨房饿死了。头朝南旁光朝北,手里攥着一包儿打开的北冰洋牌儿老痰炸酱面,心有不甘。

 

一想到这里我就无比悲伤。绝望极了。凉水喝得太多,一次一次一次起夜,我把萌湿了一夜。厕所的灯光明暗交替晃动。我坐在国产马桶盖儿上用墩布头儿顶开门看窗外。绝望极了。在一个处暑刚过蚊子咬人最狠的夏天有时候,盯着楼下老表开的旅店招牌价目表优惠活动折扣信息。雾霾满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