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二月 2017

家书之01(写给大霜)

夜里我醒了一次,5点整的时候儿。昏昏沉沉去上厕所,突然意识到,好像昨天的对话,其中有个小小的误会。

——WX里提到的“孩子”,不是指的你……

 

我希望你看到这里,对话的下一句不是“好吧,看来是我(又)自作多情了”。这里我其实有必要说明几点。

 

1:这两年咱俩确实很少聊天儿了。至于具体为什么,你说呢?很多事儿你确实不知道,我也确实不知道从哪儿给你讲起。打字说不清楚,打电话你也没时间。好多内容恐怕得见面儿细聊,才能说明白。

2:官方称呼,我一直说的是“我孙女儿是前前房儿女”。而那里提到的是“前房儿女”。不是一回事儿。

3:尽管我不否认刻骨铭心,但是除去病的这个事儿以外,我早就走出来了。究其原因,如果非要说一个具体原因的话,我可能会总结为:那人其实没那么大魅力。

这话倒不是想说那人如何不好,实事求是而已。我也可以跟你说出那人的许多优点,但是,如果牵扯到“闪光点”——也就是,此人如何有异于常人的优点,能够吸引我。实话说,基本上没有。

这个话题如果再往下说,大概就是“那你当年干嘛……”,然后对话就会往无聊无趣无意义的方向发展了。说正事儿。

 

那天说那个话题,其实是最近在跟我姐讨论一些事儿,然后突然想起来的。非常奇怪,我那个理论实际上已经有好几年了,但是我第一次想到你家里也有这个情况。也就导致了我那天毫无前兆,给你来了那么一句。至于为什么我之前一次都没想起你来,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我跟你弟接触太少?反正我没少在你嘴里听到他的事儿。我们就不纠结这个细节了。

本来今天也不是要讨论那个问题。我能随手给你举出20个例子,说明这个模型的普遍性。而反例目前我身边只有一个(也不是很确定算不算反例,因为岁数儿太小。反正目前看来是这样的)。你同意与否,大概在短期内,很难撼动我对那个理论的坚持。

 

好吧,下面才是正文。

 

首先,我一直觉得,有两个误会,应该澄清。

一是,我这人其实并不悲观。我更倾向于称自己为“接受现实、面对现实”。我之前好像说说过:如果你所了解的情况,跟我了解的一样多,那你必然会得出跟我同样的判断。但是,“信息对等”这件事儿其实是很难的。一是时间空间的原因,接受信息的渠道不同;二是每个人理解能力有差异,接受与消化信息的速度也不同。即使我做出努力,也很难像从前那样,跟你在短时间内说明白很多东西。正如你觉得你身边的很多人“不可理喻”一样,你也没法在短时间内跟他们说明很多东西。

这个话题我们后面继续细说。

 

二是,这个问题恐怕是你受了李某的影响——老觉得我这人什么都看不上。你这次说的“沉浸在看别人的缺点上”,我理解的意思,还是类似的东西。

其实,真的没有。不过我这次对这个事儿有一个新的认识。之前我那种简单粗暴的解释叫做:“如果你连我看不上的东西都不明白,那我如何给你讲我看得上的是什么?”其实这种说法是有逻辑错误的(尽管其实际用起来基本上没问题)。

我们暂且把我对待事物的态度分为四种:

1:我看得上的,觉得“OK”,或者“挺好”的。

2:让我觉得“牛逼!”、让我钦佩的人与事。

3:让我觉得值得改进的,确切说,是有改进空间,改进以后会到“OK”的程度的。

4:烂到没救的。或者说,已经没有改进的必要,还不如推翻了重来——因为可能是从一开始,根儿上就错了,思路完全错了。与其花很大力气去改进,换个正确方向重新开始,成本会低得多。

就我个人的风格,你觉得我会对这4种情况,产生什么样的反应?

 

首先说第1种,我碰到这个,可能不会说什么。因为我觉得这东西就应该是这样子的。比如很多你(我就不说“你们”这个词儿了)认为是我的“优点”的东西,在我自己看来,都是理所应当。这就是为什么我这人对与“过誉”如此警觉,因为大多数儿人其实夸不到点儿上——然后我就会觉得 “丫是不是要毁我?”

当然,更多时候,我只是觉得“这点儿小事儿都要夸,这人真没劲,没见过世面”。

 

然后 第2种,这个其实才是我觉得人生的意义所在。我很多时候想分享的,其实也就是这种东西。但是结合前面的,你看,我并不认为那些谬赞我的人,能够成为我分享这些乐趣的对象。一是,如果这些人智商不够理解这些东西,我的分享将是没有意义的;二是,如果这些人依旧只是习惯性夸人——也就是你跟我说的那种传销式的态度,所谓“发现与称赞别人的优点”——这种东西其实跟皇帝的新装是一回事儿。对于自己不懂的东西采取称赞的态度,这会引起全社会的装逼风潮。我相信,这社会是务实的人来推动的。

这里其实有必要多说几句。如果一个人把他自己觉得好的东西,拿给你分享,甚至征求你的意见:“你看这个东西怎么样?能不能做得更好点儿?”如果这个人是像我一样真心诚意想听取你的意见,那你觉得“我觉得还好,我看不懂/看不到更多的改进空间” 和 “哎呀太棒啦!你简直是天才!”其中,哪个对务实的人是有意义的?反正我自己,听到后面一种,只会皱眉头。

我不否认,是人都爱听好话。但是,最终你要面对的,还是社会的的残酷竞争。你要做出一些实事儿,才能有成绩。在我看来,那种所谓“传播正能量”的态度,只适合于面对行将就木的老头儿老太太——反正他们也不需要知道现实是什么样的,只要开心过每一天,等死就行了。

当然说,传销所面对的主要客户群,也就是这类人。如果你非要把自己归到这堆儿里,我也拦不住你。天地良心,你想想,咱俩这么多年,之所以一开始你就觉得我这人值得信赖,难道是因为我夸你了?难道是因为我过年过节给你买吃的了?

你再想想。这个事儿后面继续细聊。

 

有个细节顺便说一句——身为长辈,有时候会跟孩子推荐一些“你现在可能看不懂,但是这个真的很好,过几年你再看,可能还会有新的理解”之类的东西。尤其是文艺类的,这些不属于上面这个讨论范围之内。

 

下面说说3和4。其实话说到这儿,你应该大概也明白了。我对有改进空间的东西,可能会偶尔唠叨两句。但是这些唠叨,基本上都是在一个很小范围内的。一般只对自己,和自己身边的人。实际上,如果问题大到需要苦口婆心去劝,我觉得这些东西基本上就可以归到第4种了。到了那步田地,大概只剩一个“无愧于心”的情怀,“该说的说了,该帮的帮了,就是不听”。

李某说的我“什么都看不上”,更多是针对第4种。而我那种简单粗暴的逻辑,也可以解释为:“如果你认为错误的方向是对的,那我给你展示正确的方向,你也无法理解它的正确。”这样说,可能就更好理解了吧?

当然,还有一个选项是:苦口婆心,从头儿讲起。相信我,对于那些态度不是足够OPEN的人,你去推翻他们长期坚守的错误观念——即使你让他们相信自己错了,他们只会迁怒于你。因为你给他们带来的,其实是绝望与自我怀疑/否定。你把他们置于一个“梦醒之后发现无路可走”的痛苦状态下,你觉得有几个人能念你好儿?

我是毕业那年想明白这个问题的。所谓“愿意自救的人会呈现出一种主动的态度,不需要你去布道一般到处儿找人救。有必要的话,他们会主动找到你。”而跟一般中国人那种“少说话,少得罪人”的态度,完全不是同一个出发点。

所以,大多的的情况下,我都懒得说。因为我没有义务去改进那些跟我本来关系就不大的东西——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你觉得别人不好,你做一个好的看看啊!”这种态度是多么傻逼——就算我证明了自己能做得更好,然后呢?这时候,如果再采取“看别人的优点”这种态度,诸如“他虽然智商低、做错了,但是他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这种思路,这其实是很危险的。

我就不解释为什么危险了。不明白的话自己想想。我得去吃饭。回来继续写。

 

————————-分割线—————————-

 

有一次我想到我的一种死法(致敬2灵魂大师)

(这是去年8月写的一篇,刚发现之前好像因为网络抽风,没发出来……)

 

有一次我想到我的一种死法。就是在娘家,想泡方便面,但是找不到碗。在seven one或者eight one,no three no four,保利剧院,人们欢唱。我坚持着爬到厨房,嘴里呻吟,唱着不插电的一两二两它不叫酒。很多人发微信问候我,但是他们没有一个人来看我一眼,因为他们忙,你知道,他们忙,不来看我。门外有人在打电话,你好我这里是快递你们家有人么怎么按门铃没人开门。一个碗橱,另外一个碗橱,桌子上面,灶台下面,翻过来的一个狗。盘子,碟子,煎锅,高脚杯,更高脚的杯,矮脚杯,比四川一个驴还矮的杯。等快递员假借我的名义把快递签收的时候,我已经不行了,听不清他给下一家打电话的内容。其实当时只要有个人过来拿个碗给我,我i就不会错过最佳的抢救时机。就这样我饿死了,在娘家的厨房饿死了。头朝南旁光朝北,手里攥着一包儿打开的北冰洋牌儿老痰炸酱面,心有不甘。

 

一想到这里我就无比悲伤。绝望极了。凉水喝得太多,一次一次一次起夜,我把萌湿了一夜。厕所的灯光明暗交替晃动。我坐在国产马桶盖儿上用墩布头儿顶开门看窗外。绝望极了。在一个处暑刚过蚊子咬人最狠的夏天有时候,盯着楼下老表开的旅店招牌价目表优惠活动折扣信息。雾霾满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