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省@2^5 No.0

去年八月到现在,写过的所有东西都删掉了。

过去的这九个月,完成了很多小目标,甚至因为被某些不太熟的人认为“比前几年积极多了!”听到这种言论的时候,我是吃了一惊——我是花了多大的力气在装逼上面,才给了别人这种错觉?

心里有某些东西,一年一年,在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失去。直到有一天,望向心底那个角落的时候,突然发现,其间已空空如也。这种感觉,大概只有自己最清楚。而这样的变化,越是朝夕相处的人,恐怕越难察觉到。

即使,那些失去的东西,还未到失去的时候,就已经发现其重要性。即使能看到微乎其微的可能,想把那些丢掉的再找回来,也是难如登天。

 

尽管如此,到这个时候,回头一看。猛然发现,还是有很多没法面对的。

我指的是:没法面对的自己。

 

今年看了蒋方舟的《东京一年》。一次非常奇特的阅读体验:看到某个地方,会停下来,想一会儿,等被震撼的心平复下来,才敢继续看下去。并不厚的一本书,断断续续看了好几天。

打动我的,不仅是作者神奇的脑洞,牛逼到没法儿(用文字)夸的文笔。还有其中那种感人的坦诚——毫不客气,把自己按在空旷大厅中间的椅子上,指着鼻子骂,骂个透心儿凉。我想,大概只有神童这种生物,才会有勇气做这种事儿。毕竟,大众对于这种行为,恐怕只会定义为“矫情、龟毛、想太多、吃饱了撑的”等等。只有不再对“众人的理解”有心理需求,才能真正站在可靠的角度审视自己。

(补充一句,不好意思,因为某些原因,没买成,我最后看的PDF。下次回北京买两本儿补上。)

 

之所以删掉前面写过的东西,也是因为,我突然发现,自己心中那些见不得人的东西,比自己预想的还多。当门里的自己试着把那道门打开了一道缝的时候,不料吓坏了门外的那个自己。

 

之前说过,这个BLOG,恐怕是我最后的(可见的)自留地。说是我最后的隐私也未尝不可。那,我能不能在这个地方,努力试着,不装逼,好好儿说一次话?

 

离生日只剩最后两周了。在这个二进制的最后一个全1年——考虑到我自己的身体状况,大概也是最后一个了——我想拿出一些时间,跟一些重要的人,说一些(我觉得)重要的话。其中一部分可能会设密码,也有可能过段时间就删了。就当是写封信也可以。收到的各位,请勿外传,除非你想跟我鱼死网破。嗯。

这些人里,不知道是否包括我自己。希望这些东西写完后,我面对自己的勇气,能多一点儿点儿。若是多到能让自己觉得“好像自己没那么恶心了”,就算计划外的惊喜了。

 

嗯,我尽量不照顾你们的感受。尽量

 

在我这些天认真考虑要不要做这件事儿的时候,一直觉得这事儿的形式,看起来很像AA,就是戒酒的那个互助会。为此甚至跑去wiki看了一下,发现那模式太繁琐,并不适合我。我只保留这个类似 step 9 的内容就好了。更何况,我也不都是要跟人说什么道歉的话。

如果一定要找一个词来定义的话,我脑子里出现的第一个词儿,居然是“confession”。虽然我也知道,在这地方儿用,实在是太不合适了。但是,若无法拿出那种程度的虔诚,恐怕不可能得到自己的原谅吧。

 

 

p.s 本来这文是想昨天发的。后来想了想……算了。大过节的,别给自己找事儿。

 

3 thoughts on “反省@2^5 No.0

  1. Pingback: 反省@2^5 No.5 to wa | blogzama

  2. Pingback: 反省@2^5 No.6 to BC | blogzama

  3. Pingback: 反省@2^5 No.7 to C | blogzam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