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省@2^5 No.5 to wa

前段时间在油管老看见一个游戏,叫,洛奇英雄传。我还心想是不是你玩儿的那个。后来一看,感觉不对,印象中你玩儿那个是卡通风格的,这个是棒向卖肉的……今天才知道,貌似还真是正统续作……

嗯,其实不是想说这事儿。

考虑到你(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大概是)把老娘朋友圈ignore了。so,如果你觉得有点儿懵逼:

请看这里。嗯,对对,这个是可以点进去的。

 

以下是(按照之前构想好的那部分)正文。

哦对,还得顺便说一句

算了……我怎么废话这么多……

 

很长时间(起码最近三年半吧),我都对于跟你对话有严重的恐惧。这次也是,感觉前面几天写的东西还都算顺利(额,都是写给别人的,倒不是要你也去看,尽管并不拦着),所以挑了个周末,自己状态还不错的时候儿,写这一篇给你的。文章构思了很多天,再加上找了足够冲劲儿的BGM,咳咳(这就是前面顺便想说那句……)你可以搜搜,guthrie govan  的 erotic cakes,专辑啊,不是单曲。配合服用,效果更佳。

(说好的正文呢)

 

废话多,大概也是我心里还是对于对话这事儿抗拒吧……

说句题外话,我有段时间经常夜里跟你微信留言,印象中当时还弄得你很别扭。但是,我那时候,确实因为跟你对话的恐惧,只有那样说一句/一段话,然后赶紧放下手机,倒头睡去。

我都不记得我开始养成这习惯多久了……出差的时候,所有手机静音。可能就是那会儿开始的吧……

 

这是我出来第五年了。说实话,基本上没啥感觉了。大部分事情都是“就这样儿吧,嗯”的心态了。大概两年半之前,下决心开始把自己当个畜生看待。这效果,其实还是挺好的。嗯。

哦对,这个跟你说过了。

去年见着你以后吧,回来的一个心态转变是:从前我总是去抗拒,抗拒自己的感情。等真见着你时候儿,发现……算了,不抗拒了,就这样吧。抗拒没用,使劲儿按下去,浮起来的劲儿就更大,到头儿来还是得打着自己。

额,表达可能有点儿不清楚。有关这个抗拒的内容其实是:我将喜欢而且一直喜欢这个“类型”的女生,而且这种喜欢恐怕会伴我终老。至于这个“类型”是啥,咳咳,需要我从长相开始形容一遍么……

算了,就这样儿吧。喜欢不喜欢的,其实,这结论并没有多少指导意义。与你与我都无关。

 

下面说说我之前构思了好几天的内容……好像前面那些都是,咳咳,想到哪儿说到哪儿,说着说着就乱了,然后就慌了,然后就更乱了。

 

第一个事儿是,关于孩子的。咱俩见面那天,你跟我提到的一些话,我感觉好像你对我跟孩子的事儿有严重误会。尽管这事儿,也已经不重要了。但是,还是希望能澄清。随着一年比一年老了,我对受委屈之类的事儿越来越无所谓。但是牵扯到孩子,我实在不想平白无故被人冤枉成那样儿。

我对孩子的感情,真的就是对孩子的感情。也许我跟你说“单身父亲”这个词儿,会让你觉得可笑。但是我当时确实就是这种心态,而且这种心态从14年一直维持到她结婚。这其间,我在很多事儿上——特别是她生意的事情上,给了很多(甚至超出我能力范围的)帮助。我敢说我问心无愧。当然说,单身父亲这种生物,有时候儿容易心态不好,我自己也不是不清楚。

所以才有那个我卷她对象的事儿,她还因为那事儿跟我真生气了。我当时之所以说那些话,我也是真心对那小子不满——我当时的感受是:如果说他是个能照顾好我闺女的人,那他应该能做很多我当时在做的工作——我当时为了给她在做线上推广,但是因为病的原因,没法集中精神帮她写文案什么的,有一个(很短的)时期,只好以自残的方式达到精神集中的目的(这个细节今天不想多讲,我记得我跟你大概讲过这个原理,我看见自己的血,可以实现短时间内迅速镇定)。也就是说,我觉得这孩子,我不放心把我闺女托付给他。

再说了,姑爷让老丈人骂两句,这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么?嗯,我知道我这想法很可笑而且可悲。但是,当时真的是特真诚这么想的。

当然说,那次以后,我也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孩子心都在别人身上,那就由她去吧。后来她意外怀孕那次,我就很淡定了。只说了诸如:毕竟,都是成年人了。自己做的,自己负责,要钱有钱,要大夫我给你找医院,别的你们自己自己商量去。

 

真的,不怕你笑话。孩子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基本上是我唯一的精神支柱。

我盼着她早点儿嫁人,也是因为那时候儿开始,我很清醒意识到,就算我把命都拿出来一半儿,我的能力也还是太有限,根本照顾不了她什么。孩子早点儿嫁出去,我也踏实了。

特真诚。

 

那次从杭州回来,我跟她说了一下儿你对我的误会,她说后来她有跟你解释。我也不知道她具体跟你解释什么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解释的。就当时她说的话来看,我印象中她的态度是:误会就误会呗,反正都是过去的事儿了,误会又怎么样。我觉得她根本没意识到这事儿对我有多重要。所以我后来才决定,鼓起勇气,亲自跟你解释一下儿。

之所以那天吃饭时候儿,我好像只说了大概“不是一回事儿”之类的话,实话说,当时我整个儿人都懵逼了。完全没想到你会有那样的想法。本来我那天情绪就,嗯。

这些才是过去的事儿了。不说也罢。

 

第二个事儿是:这个其实我都不知道怎么说。是我一个特别主观的感受。如果这个想法是对的,恐怕也没法证明;同时。也基本上没法证明它是错的。而且,即使证明了,也并不重要。不能改变任何事实。

但是,还是想说。这话在我心里憋了太久了。我甚至不记得我有没有在什么场合跟你提过。

就算是第一次正式提吧。

 

我一直有一种感觉:在某个阶段,你的记忆可能是错乱的。我不知道具体这种错乱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结束。我能寻到踪迹的,大概从13年上半年,一直到14年9月左右。

这里就存在一个问题:如果我的猜测是正确的,难道我们(请原谅我用这个词,因为指的主要是跟我有关系的事情)要把很多事情翻出来,一个一个对?即使证明了,也不能改变什么。

说不定,错乱的是我?一样很难证伪。

 

很多事情,也许是立场 / 观察角度不同,或者什么别的原因。你的描述,跟我记忆里的 / 理解的,完全不在一条航道上。我随便能举出好几个栗子,都是那种 我听了你的描述之后,瞠目结舌,没想到你对同一件事的记忆 / 理解 是那样的。比如上面说的那件事。

实话说,这对我造成了巨大困扰。我很多时候都在自我怀疑,到底我是不是看错了听错了记错了什么,然后再去一遍一遍把事情拼起来——有些事情,即使回忆一个角儿,也会有些难受的。这种痛上加痛的状态,曾经折磨了我很长一段时间。

诚然,人的本能,都会有避免伤痛的机制。我也会为了各种(容我想想这个词儿)规避麻烦,去编造一些东西,给别人一套冠冕堂皇却又容易解释的说辞,却又不至于复杂到自己会因为忘记自己编的瞎话而穿帮。为此,我时常告诫自己:别他妈编瞎话编得自己忘了真相是什么了!

但是你这个情况,明显不是为了骗人什么的。

 

嗯,这个话题,一开始谈,比我预想的还大。我也只能在“悠着点儿,别把自己折腾得不舒服了”的前提下,能说到哪儿是哪儿。

 

之所以说这个,就是想告诉你我的想法。仅此而已。并不希望你有什么“妈的老娘承认自己有毛病,这下你满意了吧!”之类的想法。那就离我的本意更远了。这次之所以写这些东西,就是希望,自己能(尽量)别装逼,真诚地说出自己的想法。只是,有些跟你有关的想法,也许因为闷了太久,拿出来看的时候,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变形。我也只能说,我在能力范围内,我尽最大的努力。哪怕你对我的能力没信心,起码希望你能相信我的诚意。嗯。

 

再说一个小事儿,说完就赶紧睡了。现在工地改成六天上全天班儿了。除了体力,精神状态也完全没法跟上。毕竟,老娘打记事儿起,就没遭过这种待遇。就连幼儿园时候儿,都是上五天半。

本来规定自己每天11点开始动笔,写到12点结束。这是头一天超了的……

如果还有什么足够重要,想写文儿跟你说的,我就在下周六(16号)之前再写一篇发给你。嗯。你不用(出于礼貌性)回复我什么,看完跟我说一声儿“看完了”就足够了。如果你觉得有什么足够重要想跟我说的,也欢迎,不过,请尽量在16号前告诉我。

 

从14年底到现在,我的遗嘱还没改过。在这儿更新一下儿:没记错的话,你应该还我的钱是27K。如果我出了什么状况,这部分钱请转交给我师父,抵充掉他给我垫的社保钱。我这几年过得不算差,但是也谈不上宽裕。外债就剩这一笔了。至于,如果他到时候说什么这些钱拿出来给我办白事儿——我遗嘱里有写到,我死后将委托贾老师帮我处理我的乐器和录音设备,火化什么的足够了。一切能省钱则省,不要买墓地了。如果我妈不愿意租那种小玻璃格子,凑合塞到我奶奶那墓地里,我更乐得。

说这么多,就是想表达,不想让我师父花钱给我买墓地什么的。该还他的钱,无论如何我得还他。当然说,我争取在明年下半年把一些事情处理完以后,能慢慢攒钱亲自给他还清。

 

说句题外话。那天在杭州东站分别以后,我过了半天,才想起来,我拿信封装了三千块钱,放在包里,想分别时候儿(想个什么办法)塞给你。结果特么后来就忘了。我觉得就是因为孩子那事儿,完全把我弄懵逼了……然后等我想起来时候儿,纠结了半天要不要打电话叫你回来。结果后来还是只发了个短信……

咳咳。我都觉得自己特傻。

 

这第三个事儿也说完了。那我就洗洗睡了。

欧亚粟米。

发表评论